《汉乡》最佳推荐: 官榜 乡村小神医 逍遥小书生 圣墟 全职法师 太古神王 一念永恒 我是至尊 元尊 飞剑问道 龙血战神 修罗武神 武炼巅峰 永夜君王 流氓艳遇记 惊悚乐园 极品透视眼 凌天战尊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说到做到!” 云琅忧郁的摇摇头道:“你经常说话不算数!”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你以前还说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结果你现在都生了两个儿子一个闺女,还娶了三个老婆!” 云琅鄙夷的道。 霍去病毫无廉耻之心道:“这次不一样!” 云琅笑道:“这事以后再说,你看,阿襄快要从马车上跳下来了,不知道有什么欢喜的事情要告诉我们呢。” 云琅,霍去病刚刚走下城墙,曹襄就连蹦带跳的跑过来道:“哈哈哈,这一次我们算是发了!” 霍去病抿了一下嘴巴道:“何以见得?” 曹襄怪笑着双手扶着腰带指着正在汹涌进城的骑兵道:“老子带来的兵马雄壮否?” 云琅凑趣拱手道:“如狼似虎,真正的熊罴之士!” 曹襄得意的瞅瞅霍去病道:“老子带来的兵戈尖利否?” 云琅瞅瞅骑兵手里的长矛,背上的弩弓又看看他们马鞍子后面的箭袋点点头道:“全军甲胄,难得,难得!” 曹襄又指指骑兵后面长长的辎重车队道:“老子这一次几乎将羽林卫辎重库房一扫而空,你们说,解气否?” 这一次即便是冷峻如霍去病也没话说了,挑着大拇指道:“硬是要的!” 曹襄原本狂傲至极的......


    上九章提要:...在这里久留。”努曼不由得高声喊了一嗓子。 “我觉得那个年轻的城主不会杀我们的。”巴泽尔低声安抚了一下努曼。 “不会杀,可是他会让我们在这里腐烂掉的……” 苏稚自从得到了药典,就一刻都未曾放过手,只是药典是用波斯楔形文字记录而成的,因此,不论苏稚如何观摩,她依旧一个字都看不懂,只能从那些草药图形来猜测书的内容。 “如果我能认识这些字该多好啊。” 苏稚长叹一声,合上了药典。 自从璇玑城的药理学问与西北理工对医学的见解融合一体之后,苏稚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医术大进。 ......


    上十章提要:...,却要被您惩罚?” 何愁有冷哼一声道:“不告而取谓之贼也!老夫的虎威放在那里,你自然可以借,可是啊,你告诉老夫了没有?” 曹襄痛苦的捶打一下胸口道:“我以为不用说,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 “你以为?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小小的四代国侯可以猜测陛下的心思了? 陛下给你的,你可以拿,陛下没有明说给你的,你就只能看着,伸手砍脚,伸腿剁头,都是轻易之事。 你来之前难道云琅就没有嘱托过么?” “阿琅说,回到长安,事事都要请教老祖宗,即便是有事,也要跟老祖宗说清楚!” ......


展开+

    第一六一章羊皮筏子赛军舰

    随着云琅对何愁有这个人的认知不断加深,他就发现太宰这种人从来就没有死去过。

    只要你善于发现,你就会在任何地方,任何地点看到同类型的人。

    忠贞是一种伟大的美德,也是一种最残酷的自虐方式,尤其是当一个人把自己的忠贞献给了特定的某一个人的时候,痛苦就会加倍。

    对何愁有来说,最重要的永远是他效忠的对象,然后才是他自己本身。

    所以当他听到云琅给出了一个似乎可行的方案之后,他就毫不犹豫的准备亲力亲为。

    “船队分三波进发,第一波以受降城死士,罪囚为第一队,提前第三队两日出发,他们的军务就是实验大河河道是否全程通畅。

    第二队以受降城的军士以及工匠为主,他们的军务是一路上绘制地图,勘察河道,并向第三队发布平安,或者危险讯号。

    第三队就是我们,也是规模最大的一队……”

    云琅在地上绘制了自己的漂流计划,解说完毕之后,就把讨论权交给了在座的将官。

    霍去病摇头道:“骑都尉大军不会上木筏,不过,我们可以沿着河道一路陪伴你们。”

    云琅摇头道:“不可能,你们跟不上的,大河在受降城这一段水流平缓,你们或许能够跟上,一旦大河出了草原,水流一泻千里,中间还有高山深沟,你们想要守在船队边上,这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霍去病冷哼一声道:“骑兵离开了战马,还叫什么骑兵?你可以带着物资以及步卒乘坐木筏,骑兵必须全程陆路,放心吧,我们会跟上的。”

    云琅瞅了霍去病一眼笑道:“意志跟现实完全是两回事,有些困难并非意志力所能克服的。

    这是一般的规律,你要承认!“

    霍去病笑道:“这世上还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我霍去病!”

    曹襄也在一边敲边鼓道:“去病的话还是可信的。”

    云琅笑而不语,何愁有却用欣赏的目光瞅着霍去病,看样子这个老家伙也赞同人心齐,泰山移这句话。

    “失败者抱着骑都尉营地外面的松树亲吻一天!我会组织家里的妇孺来观看。”

    “大丈夫焉能受此羞辱!”李敢想起昔日遭受的羞辱,脖子上的青筋都蹦跳出来了。

    “你又不是没有亲吻过,发什么脾气啊?”云琅鄙夷的瞅了李敢一眼。

    曹襄摇摇头道:“换一个赌注,上一次我的嘴皮都被松胶给沾住了。”

    云琅不理睬曹襄,只是看着霍去病。

    霍去病沉吟良久才道:“你若失败怎么说?”

    云琅大笑道:“老规矩,我只穿着内裤逛阳陵邑,你要是觉得不够,我去逛长安城!”

    曹襄鼓掌大笑道:“我能邀请全长安的青楼女子去观看么?”

    云琅笑道:“自然可以!”

    霍去病长吸一口气正要回答,李敢连忙阻止道:“我们跟他打赌从来都没有赢过!”

    霍去病笑道:“兄弟间的一场赌注,输赢有什么要紧的,至少,我对骑都尉上下有信心。”

    云琅不屑的道:“又是一个将官一张嘴就代表兄弟们的事情,有没有信心,你问过我这个军司马了没有?”

    李敢怒道:“你就是我骑都尉里的耻辱!”

    “那就比赛啊!”

    “我们不跟你比!”

    “赌了。”霍去病轻轻应承一句就打算散会。

    赵破奴一会看看霍去病,一会看看云琅,他看不明白这四个人到底在干什么,倒是何愁有看的津津有味的。

    “这一次探路之举恐怕会死伤惨重吧?”何愁有在霍去病将要离开房间的时候轻轻说道。

    云琅沉默了片刻道:“从没有人走过这条水道,对于我们来说,这条水道就是一片未曾开拓的蛮荒之地,如果遇到断流,遇到瀑布,遇到险滩,遇到水洞,我们很可能会全军覆没,即便是有目前这样的准备,也很可能会陷阱进退两难的地步。”

    所以你准备让老夫陪你去闯这条蛮荒路?让他们走相对平安的陆路?”何愁有阴森森的问道。

    云琅满不在乎的道:“陆路靡费太多,水路靡费最少,千六百里十日可达,所靡费者,无非一些粮草罢了,如果我们去了关中,再把这批巨木卖掉,甚至还有剩余。

    更何况,以受降城目前的态势,今后需要运送的物资不可能只有这一次。

    汝为天子家臣,我为天子臣属,难道不该冒这个险吗?”

    何愁有哈哈大笑道:“理当如此,既然军司马把话说在了前头,如果有失,你罪责难逃!”

    “罪责在你,不在我!”云琅冷冷的道。

    何愁有抓抓光头笑道:“这话新鲜啊。”

    云琅取过一封竹简放在何愁有面前道:“你不用印,我就选择陆运。

    左右损失的是大汉的钱粮,我尽力了,你这个监军不签章用印,我这个军司马无能为力。”

    曹襄恐惧的向后退缩一下,因为这会这个年迈的老宦官居然蹲在凳子上如同一头光头兀鹫正恶狠狠地盯着云琅看。

    老家伙的气场强大,云琅觉得浑身发冷,连忙退后一步,把霍去病顶在自己前面,躲在后面高声道:“我这人只负责出主意,除了我们自家兄弟的事情,想要我主动承担责任,你老人家实在是想多了。”

    “孽臣!”

    “错!忠臣!”

    “尔巧舌如簧,揽功诿过,仗着少许机巧,操弄权柄,欺瞒罔上,你非孽臣,谁是孽臣?”

    “说实话,我这样的人还不能死,回去之后我有很多的事情要干,每一件,每一桩对大汉来说都至关重要。

    你这样的人,死掉一两个不要紧,我这样的人死一个就是大汉莫大的损失!

    这条水路横亘在这片大地上这么多年,无数的人就生活在她的身边,却没有一个人想起来利用一下这条大河。

    我想到了,作为一个经常能想出好主意的人来说,难道不值得你们珍惜一下吗?”

    “你——无耻!”

    何愁有重重的一巴掌拍在厚厚的桌子上,屋子里像是响起来了一声霹雳。

    曹襄被吓的一屁股坐地上,李敢已经握着拳头护在曹襄前面,与此同时,霍去病也向前跨出一步很自然的挡在何愁有与云琅之间。

    桌子上多了一个清晰可辨的掌印……何愁有发泄之后,就没有了动静。

    过了片刻从怀里掏出印信在竹简上用了印章,将文书递给霍去病道:“将军勘验一下。”

    云琅从何愁有手里取过文书,仔细的看了一下尚有余温的火漆,叹口气,捶捶脑袋,也把自己的印信盖了上去!

    何愁有青白色的脸孔逐渐有了血色,平声静气的道:“怎么?改主意了?”

    云琅从霍去病身后走出来,坐在何愁有对面道:“你其实可以再发一下脾气的,还可以强迫我一下的。”

    “老夫要是强迫,这中军所在地就会发生一场内讧,不管谁输谁赢,倒霉的都是大汉,损伤的也是我大汉的国威,没的让那些野人看笑话。

    所以,老夫不取!

    现在说一下,你敢签章用印的底气何在?”

    云琅拍拍手,腿脚依旧有些不利索的刘二抱着一个鼓胀的东西走了进来,把他放在桌子上。

    何愁有屈指一弹,那个鼓鼓胀胀的东西就飞出去一丈远。

    “这是何物?”

    “羊皮,吹了气之后的羊皮!”

    霍去病忽然走过去把那个鼓胀的羊皮拿过来打量一下道:“魏武卒当年用来凫水过河的皮囊?”


正如你所看到这样一本好的小说《汉乡》之 第一六一章羊皮筏子赛军舰都是源于网名叫做孑与2的小说作者 每日费劲心思去完成的字字句句组成的篇章而由本站倾心提供的《汉乡》之 第一六一章羊皮筏子赛军舰能让您现在能够如此顺畅的阅读条件 都离不开热情洋溢可爱的小说控们转载上传。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


    下七章预览:......


    -->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


    本章提要    第一六一章羊皮筏子赛军舰

        随着云琅对何愁有这个人的认知不断加深,他就发现太宰这种人从来就没有死去过。

        只要你善于发现,你就会在任何地方,任何地点看到同类型的人。

        忠贞是一种伟大的美德,也是一种最残酷的自虐方式,尤其是当一个人把自己的忠贞献给了特定的某一个人的时候,痛苦就会加倍。

        对何愁有来说,最重要的永远是他效忠的对象,然后才是他自己本身。

        所以当他听到云琅给出了一个似乎可行的方案之后,他就毫不犹豫的准备亲力亲为。

        “船队分三波进发,第一波以受降城死士,罪囚为第一队,提前第三队两日出发,他们的军务就是实验大河河道是否全程通畅。

        第二队以受降城的军士以及工匠为主,他们的军务是一路上绘制地图,勘察河道,并向第三队发布平安,或者危险讯号。

        第三队就是我们,也是规模最大的一队……”

        云琅在地上绘制了自己的漂流计划,解说完毕之后,就把讨论权交给了在座的将官。

        霍去病摇头道:“骑都尉大军不会上木筏,不过,我们可以沿着河道一路陪伴你们。”

        云琅摇头道:“不可能,你们跟不上的,大河在受降城这一段水流平缓,你们或许能够跟上,一旦大河出了草原,水流一泻千里,中间还有高山深沟,你们想要守在船队边上,这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霍去病冷哼一声道:“骑兵离开了战马,还叫什么骑兵?你可以带着物资以及步卒乘坐木筏,骑兵必须全程陆路,放心吧,我们会跟上的。”

        云琅瞅了霍去病一眼笑道:“


展开+
展开+
  • 大清弊主

    大清弊主最新章节

  • 第一邪皇

    第一邪皇最新章节

  • 瘟仙

    瘟仙最新章节

  • 重生之财阀鬼妻

    重生之财阀鬼妻最新章节

        关于重生之财阀鬼妻: 命运与选择总能捉弄人。  十岁,父亲得绝症而死,母亲抛弃他们姐弟寻找自己的贵族生活。  姐姐小小年纪便背负养活妹妹弟弟的责任,她以为自己的选择可以让姐姐和弟弟过上好日子。  她错信......

  • 甜妻蜜恋

    甜妻蜜恋最新章节

        他是邪魅嗜血的集团总裁,她是不明身份的嚣张替身未婚妻。 就算明知道她是错的人,他也依旧将她宠上云端,然而当真相大白,她转身一脚将他踹进地狱! 面对她送来的离婚协议,他笑如夺命修罗,残忍地掐住她的脖颈,“女人,要么做我此生的新娘,要么做我手上的新尸,你,选择哪种?” >/br<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甜妻蜜恋》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甜妻蜜恋最新章节,甜妻蜜恋,甜妻蜜恋全文阅读.

  • 至尊纨绔

    至尊纨绔最新章节

  • 【网王】我不是芭乐,我叫做芒果

    【网王】我不是芭乐,我叫做芒果最新章节

        为什麽要这样子对我!!
        因为无聊就随便让我穿越
        还让我遇到那麽多衰事
        明明我就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
        为什麽非得穿越到什麽网球王子的世界啊
        明明我就只是个平凡的女孩子
        为什麽偏偏喜欢上了迹部 景吾那混蛋阿!!
        白目神!!!
        下次遇到你
        我一定要揍扁你!!!

  • 【闪11】无关传说

    【闪11】无关传说最新章节

        已经忘了是从什麽时候开始,有人称呼他们为传说。
        传说、传自谁说。
        其实这没有他们想像的这麽伟大,却又没有他们想像的这麽平凡。
        其实,这一切都已经无关於他们的传说。
        传说留给现在,而他们不会停止於此。
        第一部【初始·传说起航】
        这一切或许真的是命中注定。
        传说的起源是从雷门开始,由那些热爱足球的人们。
        那些传说的最初就在的人们。
        少女追求的是完全的强大,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就算要倾尽她一生的执著也在所不惜。
        少年想要的是踢快乐的足球,有能信任的夥伴,那些对他们而言是再重要不过的东西。
        然後,当严酷的寒冰与那些少年们相会──
        会付出的人是谁?会改变的人又是谁?
        『我想,就算已经知道我最後的结果是失去,我依然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因为被救赎的人可是我啊。坚决的澄金色眸彷佛是这样说。
        於是,以那寒冰为契机,传说起航了。

  • 无敌剑神

    无敌剑神最新章节

        他抢了帝主眼红的至宝,夺了吝啬霸主的神府,意气风发地重生躲藏到五千小世界,却飞来横祸,成为史上最大黑锅之王。偷女皇小肚兜卖?那不是我做的!和女战神赌婚?那绝不是我啊!听我解释,偷看洗澡的绝不是我,我发誓,百界桥不是我弄塌的,我保证,百界战场上的肉弹事件和我无关,喂,别打,真不是我……

  • 司礼监

    司礼监最新章节

        我叔是魏忠贤。  ——阉党出品,必属精品  绝对完本,人品保障

最多阅读: 万古天帝 官榜 乡村小神医 明末边军一小兵 飞剑问道 元尊 一念永恒 全职法师 我是至尊 灵域

免费无弹窗:燃烧的海洋无弹窗国势无弹窗明贼无弹窗游世无双无弹窗妖湄无弹窗

全集TXT下载:红袍法师全集TXT下载仙朝武帝全集TXT下载穿越良缘之镇南王妃全集TXT下载婚不由己,总裁情深不负全集TXT下载大国贼全集TXT下载重生之抗日川中铁军全集TXT下载韩娱之我是安娜全集TXT下载九极妖仙全集TXT下载圣剑魔渊全集TXT下载


本小说站如此这般尽心尽力也不过是让汉乡宣传更加的到位, 让更多的人能够有机会接触到这样的好小说, 怎么样,这个网名叫做孑与2的小说作者写出来《汉乡》的作品txt电子书是否还让您满意呢? 让我们一起爱护正版从咱做起购买正版来阅读吧!
汉乡最新章节- 汉乡全文阅读- 汉乡txt下载- 汉乡无弹窗广告- 免费历史军事小说全文阅读


阅读操作: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六一章羊皮筏子赛军舰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回到汉乡小说全文阅读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汉乡》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