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最佳推荐: 官榜 乡村小神医 逍遥小书生 圣墟 全职法师 太古神王 一念永恒 我是至尊 元尊 飞剑问道 龙血战神 修罗武神 武炼巅峰 永夜君王 流氓艳遇记 惊悚乐园 极品透视眼 凌天战尊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开+

    第一零八章谁是奸商?

    敢当着众人的面嘲讽许莫负的人,只有云氏门下。

    大仇已经结下了,就不要妄想可以一笑泯恩仇。

    在大汉朝,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才是正确的行为方式,哪怕一时半会报不了仇,吞碳毁容,隐姓埋名发下天大的宏愿,哪怕同归于尽也要报仇。

    很多人挨了别人一刀子快要死了,才能听见杀人凶手亲口告诉他,他是谁谁谁的子孙,如今前来报仇!

    胆小点的报仇之后立即远遁天涯,认为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枷锁已经去掉了,从今后可以安心的生活。

    胆子大一点的,当场自刎而死,留下一段佳话供人在茶余饭后闲谈。

    桑弘羊很是理解张安世的立场。

    身为勋贵如果没有做到仇人满天下,那是不合格的,那一家勋贵不是踩着别人的尸体上位的?

    尤其是关内侯,必须死掉一个,或者罢黜掉一个,才会有一个新的关内侯出现。

    张安世的直言挑战,让别的子钱家个个心惊胆颤,不由自主的从张安世身边离开,他们认为,如果许莫负借用了鬼神的力量来报复云琅,张安世是一个很好地预先剪除的目标。

    天空晴朗朗的,看不出有雷霆在孕育,地上满是残雪,也看不出有裂开的可能。

    因此,当别人都跪坐在毯子上的时候,张安世大马金刀的坐在垫子上,直面韩泽。

    云氏钱庄,在一干子钱家的眼里,其实就是一个害群之马,当别的子钱家都将利率定在一倍以上的时候,云氏钱庄只有两分利,真正是该死。

    在韩泽没有说话之前,张安世开口道:“云氏钱庄两分利之事不可动摇。

    这是我家先生与陛下约定好的事情,如果诸位有话要说,桑大夫就在这里,可以跟桑大夫说,而后由桑大夫将诸位的话禀奏陛下知道。

    如果朝廷规定,子钱利率不得低于十分,云氏自然乐于改正,诸位以为如何?”

    韩泽对张安世突然发难非常的不满,看着张安世道:“你能做云侯的主?”

    张安世冷笑道:“区区一个钱庄算不得大事,先生曾经说过,立钱庄的本意就是让我玩耍的,万一赔光了,便宜的也是大汉百姓,百姓拿到这些钱,也会重新来购买云氏出产的货物,自然又会回到云氏。

    既然如此,这点主我还是能做的。”

    裹着狐裘靠在侍女怀里的子钱家熊如虎不满的道:“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张安世起身,来到熊如虎面前,探手把瘦弱的熊如虎从侍女怀里拎起来,盯着他的眼睛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如此评论我家先生的话。”

    熊如虎并不惊慌,依旧笑道:“某家乃是楚王孙……”

    话音未落,身高腿长的张安世就狠狠地将熊如虎掼在地上,一只脚踩着他的咽喉道:“原来是六国余孽!”

    说完就看着坐在软塌上的桑弘羊,看他如何说。

    桑弘羊挥退了将要冲上来的护卫,对张安世道:“有时候某家也自称赵人,你年纪轻轻,就不要学你父亲那套因言罪人的手段了。

    商贾乃是贱籍,虽说熊如虎请了掌柜,把自己脱出来了,他的身份依旧不高,给自己冠上一个楚王孙的头衔,也就图个好听,你要立威,也选一个说得过去的,比如韩泽,你看如何?”

    韩泽轻笑一声,提起茶壶给桑弘羊的漂亮茶杯里添茶水,对张安世炯炯有神的目光视而不见。

    张安世笑道:“今天应该让霍光来,他的脾气好一些。”

    韩泽的手抖了一下,荡漾出不少茶水,桑弘羊不满的看了韩泽一眼,心中暗叹:到底是没见过世面的商贾,就沉稳这一条,就比无盐詹相去甚远。

    “霍光来了又如何?”桑弘羊笑着问道。

    张安世笑道:“他可能有办法让韩氏也走一遭田横岛。”

    说完话就把大脚从熊如虎的脖子上挪开,朝桑弘羊拱手道:“云氏一向与人为善,进入子钱生意之时,也特意避开了诸位的生意要地,只是在上林苑范围内放贷给农夫。

    在阳陵邑开办钱庄,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农夫知晓在大汉还有这样一家只收两分利的钱庄,不至于让他们被利滚利给逼死。

    尔等放贷子钱乃是盘剥百姓的一种手法,云氏放贷子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富裕起来,从而让市面更加的繁荣,最后达到国富民强之最高目的。

    就生意一途,某家并不是看不起你们中的某一个人,而是看不起你们全部,子钱明明是一门利国利民的好生意,却硬是被你们这些鼠目寸光之徒盘剥的天怒人怨。

    我家先生常说君子爱财,取之有度!一旦任由贪婪之心肆虐,超过那个度,就是害民害国之举。

    某不屑与尔等为伍!”

    张安世大骂完毕,就朝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桑弘羊拱手道:“请容后辈告退。”

    桑弘羊无奈的道:“从一开始,就是你骂这个,打那个的,现在连老夫一起骂过了,觉得痛快了,就想跑?

    不听听他们如何操弄子钱吗?”

    张安世笑道:“盘剥百姓之法,会脏了耳朵,大夫职责在身不得不听,等大夫听完这些污言秽语之后,晚辈定会将清茶,清水送到大夫府上,用来洗耳,再听我云氏钱庄之妙论。”

    桑弘羊大笑道:“少年轻狂!”

    张安世笑着施礼告退,然后一脚踹开依旧躺在地上挡路的熊如虎,扬长而去。

    韩泽气的身体发抖,等张安世出门了,这才指着他的背影道:“怎可如此骄横?”

    桑弘羊摆摆手道:“继续说你的事情吧,至于云氏钱庄,就不要多谈了,阿娇贵人如今怒气冲天,满世界找出气筒呢,这时候谁要是干出什么让阿娇贵人不高兴的事情,就连陛下都救不了你。”

    韩泽叹口气道:“今日本来就要说云氏钱庄,他们不仅仅在上林苑放贷,现如今又把手伸到了阳陵邑,依我看,不出两年,这关中三十一州县就要布满云氏钱庄了。”

    熊如虎揉着腰背侍女搀扶起来,哀叹一声道:“蜀中云氏钱庄也在布局,现如今,蜀中汉中的商贾驮马走阴平道,车马走褒斜道来关中做生意,都不用携带现钱,只需在蜀中,汉中,将银钱存入长门宫,曹氏,云氏,霍氏的商铺,就能携带货物来关中交易,如若需要银钱采买货物,凭借一张密函,就能在关中的这几家商铺兑换银钱。

    如此下去,谁还来找我们借贷啊。”

    桑弘羊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体,瞅着熊如虎道:“果真如此?”

    熊如虎苦笑道:“已经开始两年了,如果不是云氏这样对我们行赶尽杀绝之法,某家一介商贾,也不敢捋长门宫,平阳侯,冠军侯,永安侯的虎须。

    大夫,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给少府每年缴纳的份子钱都要出不起了。”

    另一个子钱家见桑弘羊眉头紧锁,以为他在担心该收的份子钱,就拱手道:“云氏两分利借出云钱,我等想要借出云钱,首先就要从云氏兑换云钱。

    就这一道,我等就损失了三成还多,而云氏收购铜钱又收的苛刻,荚钱,邓通钱,片甲钱,他们统统不要,只要秦半两,五铢钱。

    他们将半两钱,五铢钱收回去之后,就会重新铸造,变成新的云钱,大夫,如此下去,我大汉国只能通行云钱,其余铸钱人家就只能……”

    话说到这里,这位子钱家可能想到了心痛处,居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正如你所看到这样一本好的小说《汉乡》之 第一零八章谁是奸商?都是源于网名叫做孑与2的小说作者 每日费劲心思去完成的字字句句组成的篇章而由本站倾心提供的《汉乡》之 第一零八章谁是奸商?能让您现在能够如此顺畅的阅读条件 都离不开热情洋溢可爱的小说控们转载上传。




    下五章预览:...一些感谢的话。 云琅自然是一笑而过,告诉他年轻人多读书没有坏处,想看书了就来,不用分时候。 回到书房不长时间,霍光就回来了,微微叹口气道:“在交友这件事上,他比我还要积极一些。” 云琅笑道:“得天下英才而育之,只是文人的通病,不过呢,这个人的目的不纯粹啊。” 霍光皱眉道:“此人身上的破绽太多。” 云琅道:“一个匈奴人能做到这一步你还要求什么。” 霍光抬头瞅着屋顶遗憾的道:“想当年冒顿单于纵马天下,鞭策万国何等的英武,子孙太差了。” “你以为每个人都有机......


    下六章预览:...,只能用水擦拭嘴唇哦。” “啊?” “我见您给他灌了一茶壶的水……还以为……” 霍光吧嗒一下嘴巴道:“他不会死吧?” 看护妇摇头道:“不会,只是过一会会有尿水,他的腰肾受了损伤,那时候就痛苦了,会有血尿。” “哦,那就没关系了,我这个朋友不怕疼。” 羌人比汉人更加的痛恨匈奴,尤其是这些提前一步来到长安的羌妇,已经被云氏以及前来看病的病患给宠坏了。 最是见不得匈奴人过上跟她们一样的好日子,即便是金日磾长得很英俊也招引不来一丝半点的同情。 羌妇失望的看着霍光走了,不情不愿的走进了金日磾的房间,这一会,这个该死的匈奴应该就要排尿了。 冬日荒凉的原野上,老虎大王独自漫步。 一些落在原野上啄食草籽的麻雀,对老虎大王的到来无动于衷。 弄死了一匹御马的大王,很想在这个地方继续弄到一匹马,为此,他已经在这片土地上转悠好几天了。 对于狩猎,大王一向都是很有经验跟耐心的。 几只野鸡从他的脚下扑棱棱的飞到远处,老虎看都懒得看一眼,这样的猎物,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小了。 走累了,大王就很想坐下来休息一下,只是一想起他只要在土地上......


    下七章预览:...进后宅专心的帮你生儿育女! 有红袖这个死宅在家里的也不错,我们不喜欢管理家事,全部留给她,挺好的。 您都不知道,自从小光走了之后,师姐就把家事全部交给我,快烦死我了。” 云琅有些惊愕,又有些惶恐,小声问道:“你跟小乔觉得对不起我?” 苏稚点点头道:“是哦,我跟师姐抛头露面的给所有人看病,这对您这位君侯可不是什么长脸的事情。 您都容忍下来了,不但不反对,还帮我们开了这么大的一家医馆,您这样的夫君实在是太好了,妾身与师姐自然要回报您啊。 再说了红袖可不是外人,这......


    -->

    下八章预览:...的宫娥惊恐的跪在地上,将头杵在地板上瑟瑟发抖。 刘彻的心情坏到了极点。 只有禽兽才会父女**,姐弟乱伦!!! 煌煌赵国王府,如今成了一个令人恶心的藏污纳垢之所,一旦这样的事情传扬出去,刘氏在世人眼中就会彻底的沦为禽兽! 一个齐国王与他的嫡亲姐姐乱伦已经是死有余辜了,还以为有齐国王自杀的例子在前,其余宗亲无论如何也会自勉一下,没想到赵国太子丹却干出更加过份的事情,这让身为刘氏族长的刘彻何以自处。 隋越捏着云琅的腰牌一言不发,说起来永安侯对他不错,没必要这时候把永安侯送上去当皇帝发泄怒火的靶子。 大汉朝以孝义治天下,而刘丹的做法正在摧毁孝义这个根本。 越是愤怒的时候,刘彻的感官就越是明朗,因此,隋越与犬台宫守将的小小接触并没有逃过他的视线。 而隋越手中那枚明黄色的腰牌,更是提醒他,在他最羞辱的时刻,有人求见,而此人,居然还是一位皇族。 “谁要见朕?”刘彻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 隋越连忙上前,将腰牌放在皇帝面前的桌子上道:“永安侯云琅二次求见。” “他来干什么?”刘彻翻弄一下腰牌平心静气的问道。 “仆不知。” “云琅......


    下九章预览:...这是圣贤才有的烦恼,想不到云某也有一天会陷入这样的困境。” 董仲舒在童子的搀扶下缓缓坐在树下,低声道:“世人只看到眼前,贤哲却会看到以后,以后对这个世界有利的事情,现在未必有利。 因此,孟轲见梁惠王曰:何必言利! 你的本性就不是一个勋贵,更非贤哲,你说的挫折不过是少了几分利益,这算什么烦恼。 与女子哭闹,觉得少了几分男子的宠爱同样可笑。” 云琅摇头道:“先生对商贾的看法太偏颇了。” 董仲舒摇头道:“并非是我随意测度,而是有根据的,当年管仲在齐国大兴商事,齐国......


    下十章预览:...庄水印,微微叹口气道:“也罢,走一遭就是了。” 梁赞见四下无人,就低声道:“先生若是能多拉一些博学之士共同赴宴,小人以为,先生一生心血所聚的文章都能刊印出来,区区一千册实在是太委屈先生的才华了。” 夏侯静精神一振,连连点头道:“妙极,妙极,梁家子,尔可愿意从云氏赎身,跟随老夫左右?” 梁赞大喜,矮身拜倒在夏侯静脚下喜极而泣道:“任凭先生吩咐。” 夏侯静呵呵笑着将梁赞扶起来道:“跟随老夫再历练几年,待你学有所成,老夫一纸荐书,将你送入仕途。” 梁赞喜不自胜,赌咒发誓......


    本章提要    第一零八章谁是奸商?

        敢当着众人的面嘲讽许莫负的人,只有云氏门下。

        大仇已经结下了,就不要妄想可以一笑泯恩仇。

        在大汉朝,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才是正确的行为方式,哪怕一时半会报不了仇,吞碳毁容,隐姓埋名发下天大的宏愿,哪怕同归于尽也要报仇。

        很多人挨了别人一刀子快要死了,才能听见杀人凶手亲口告诉他,他是谁谁谁的子孙,如今前来报仇!

        胆小点的报仇之后立即远遁天涯,认为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枷锁已经去掉了,从今后可以安心的生活。

        胆子大一点的,当场自刎而死,留下一段佳话供人在茶余饭后闲谈。

        桑弘羊很是理解张安世的立场。

        身为勋贵如果没有做到仇人满天下,那是不合格的,那一家勋贵不是踩着别人的尸体上位的?

        尤其是关内侯,必须死掉一个,或者罢黜掉一个,才会有一个新的关内侯出现。

        张安世的直言挑战,让别的子钱家个个心惊胆颤,不由自主的从张安世身边离开,他们认为,如果许莫负借用了鬼神的力量来报复云琅,张安世是一个很好地预先剪除的目标。

        天空晴朗朗的,看不出有雷霆在孕育,地上满是残雪,也看不出有裂开的可能。

        因此,当别人都跪坐在毯子上的时候,张安世大马金刀的坐在垫子上,直面韩泽。

        云氏钱庄,在一干子钱家的眼里,其实就是一个害群之马,当别的子钱家都将利率定在一倍以上的时候,云氏钱庄只有两分利,真正是该死。

        在韩泽没有说话之前,张安世开口道:“云氏钱庄两分利之事不可动摇。

        这是


展开+
展开+
  • 异能天罚

    异能天罚最新章节

        作品简介: 因为意外入伍的杜飞,在一次任务中因被雷电给击中,从此就有了异能。 有了异能的杜飞也因此被传说中的七组选中,成为了其中的一员,也因此踏入了世界背后的世界??异世界。 且看杜飞如何凭借着出色的格斗术和强悍的异能,纵横在无所不在的异世界的争斗之中,成为世人仰视的“天罚”。

  • 重生三国之我乃曹昂

    重生三国之我乃曹昂最新章节

  • 重生之明慧

    重生之明慧最新章节

        前世,楚明慧看着慕锦毅妾室一个一个地纳进来,心中冷笑,“什么狗屁一生一世一双人!” 今生,慕锦毅道,“你只看我以后……” 女双重生~~轻宅斗,重感情,想看高智商斗者慎入!据说这是渣男洗白文,雷者慎入!女主......

  • 半城风月

    半城风月最新章节

        她来自钟山之巅,披霜带雪,清艳无双,于“情”之一事,偏又没什么天赋,生平最喜不过清茶一杯,看看热闹。 都说她年少多舛,性格古怪,其实她也可以乖巧柔顺,笑靥如花。 都说她毒舌刻薄,傲慢无礼,其实她也可以巧笑倩兮,温柔可亲。 不过?? 她?就?是?不?乐?意! 直到那天,她遇见了一个少年。 半城风月半城雪,她一生中的所有风景,都因他而辉煌了起来。 …… 看不得光溜溜的封面,嗯,自制封面一枚,在美工大大没把封面做出来之前,先用这个!! = ̄w ̄=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

        简介:第一日,十八岁的容颜酒后乱性睡了二十七岁的皇甫卿。 第二日,她留下身上唯一的值钱货狼狈而逃。 第三日,她遭全城通缉,全民运动将她送到他的面前。 * 她,是如野草般生命力旺盛的弃女,比灰姑娘还灰却依旧乐观开朗。 他,是富可敌国的太子爷,尊贵强大,比钻石还闪耀的神秘大人物。 * “想死还是想活着?”男人一脸铁青,面色狰狞的问。 “自是活着!”容颜缩着脖子小心的回。 “那就负责吧!”男人脸色稍缓,慢悠悠的道。 “我……我是不会以色侍人的!”容颜举手小声的发表声明。 “爷以色侍你行不行?”男人怒,大吼。 “将……将就吧!”谁让他位高权重呢!容颜妥协的道。没看见对方黑的跟锅底一样的脸。 * 就这样,灰姑娘睡了大钻石,不知是大钻石照亮了灰姑娘还是灰姑娘染灰了大钻石,闪婚生活孰胜孰负敬请期待! * * 幸福选段一 * “老公!”某女西子捧心笑的露牙不露眼。 “嗯!”某男淡定看文件,不为所动。 “……”某女咬牙,“这录像呢,你不能配合一下么?” “幼稚!”某男评价,再翻一页继续看文件。 “哼!不拍了!”某女大怒,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目露凶光:“果然,没得手之前当宝,得手之后当草!” “这……”拍摄组为难,“这灰姑娘的幸福生……” “谁灰姑娘?你才灰姑娘呢!”某女狠瞪某男一眼,拍屁股走人。 “三少,这……” “再有谁把灰姑娘的头衔安在她的头上,爷就让那谁全家都化成灰!”皇甫三少起身,不理僵化了的拍摄人员,上楼哄人! * * 幸福选段二 * “老公,咱们去逛街吧!”某女兴致盎然的提议。 “缺什么直接打电话让他们送来!”某男拿着电视遥控器闲适的坐在沙发上。 “老公,咱们去看电影吧!”某女再接再厉, “家里也能看!” “老公,咱们去公园散步吧!” “咱家后花园比公园大!” “……老公,你不爱我了!你明明说要宠我上天的,现在这么点小事你都不答应我!” 于是,为了证明自己爱老婆,为了证明依然宠她上天,一个电话,一架直升机落在了她家后院。 “爷爱你不?”蓝天白云近在眼前,直升机上,某男问。 “老公,你最爱我了,咱下去吧!”某女躲在某男怀中泪流满面,呜呜呜……个坑爹的,她恐高呀!

  • 克妻难训,战王的挚爱狂妃

    克妻难训,战王的挚爱狂妃最新章节

        某女扮猪吃老虎,嚣张欠管教,这是男主莫名宠溺的话。 某男阴冷邪霸拽,变态到扭曲,这是女主咬牙切齿的话。 厌倦了打打杀杀,杀手世家三小姐盛珞发誓做回只米虫,却不想大意的在自家后山被人踹的穿越。 阴差阳错被误认定为天下第一克,有了个残王未婚夫,从此成为全天下女人的公敌。 为他忙为他碌,为他斩花除草替他收拾前程路上颗颗绊脚石。以为帮他搞定一切她就能获得向往的自由,却不想中途就陪进自已的身和心,盛珞表示穿越太特么坑爹! 他邪魅狂狷,视女人为无物,天下道他冷血无情,个性诡异莫测更嗜血成性。却唯独对她纵容宠溺,誓要将她宠到无法无天。 为了身后重担,他精心策划步步为营,不想初见就将她看入眼映入心。绑她只因想摸清自已莫名悸动的心,试她摸她底只为能将她捆在身旁让她离他不得。 却不想初次告白便被她逃掉,抓到她壁咚她时他便发誓,别说这一世就是下辈子再下一世她也别想再摆脱他! 月黑风正浓,某女被一凶神恶煞的美男逼至墙角: “你以为你逃得掉。”某男这话咬牙切齿。 某女表示这个位置让她颇有压力,但对上某男绝美出尘的脸蛋却仍是扬高下巴输场不输人,“哼!同是山寨货你以为本姑娘怕你!” 某美男眯眼,低头覆上那张嚣张总惹他生气的口…… 良久,直到某女双唇红肿气息不稳,轻覆某女耳边,某美男轻声呢喃,“本王从没想过要你怕本王,只想过要怎么让你喜欢上本王!” 盛珞气啊!谣言止于智者这话绝对真谛啊! “哦!那爱妃是说自已很机智什么都懂喽!” “废话!”除了她还有谁能一眼看透他的伪装。 “很好。”某美男妖娆一笑,宽衣解带斜躺上榻,玉般手一招,“上来,自已懂。” 某女眨眼,秒懂。记忆中是看过那么一句‘骑上来,自已‘懂’’那话。吼!搞了半天还是要做。 “懂是懂,骑上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懒得动。”不知道她很懒吗! 某男挑眉,随即勾唇邪笑,抬手凝气一吸,已是搂紧某只小懒虫“原来爱妃喜这姿势,也好,爱妃坐好,为夫就辛苦点,自已动。” “……” *** 简介无能,请看正文。绝对一对一宠文,喜欢的亲们请跳坑吧!记得点收藏哦!么么哒!爱你们!

  • 吻血之恋

    吻血之恋最新章节

        吸血鬼、猎人
        两个应该是仇敌的对方
        却又因为许多的事情牵引著
        身为吸血鬼首领的克里斯
        和猎人的祈寒
        以及与祈寒是青梅竹马的狄亚斯
        三个人彼此间究竟谁胜谁输......

  • 大唐风华路

    大唐风华路最新章节

        大唐风华,谁人领舞!
        这是一个老装逼犯在异世大唐装逼失败的故事。

  • 以太坊

    以太坊最新章节

        以太坊,市值仅次于比特币的第二大区块链网络,分布在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电脑组成的史无前例的计算平台,以加密学货币“以太币”为购买计算力的基础单位,网络完全自主运行,全程无需管理员参与。无人可以主宰它的命运,无人可以阻止上面的程序,它的脚本是“图灵完备”的,理论上可以实现任何功能。在车祸中受伤的鬼才居尘,满怀怨念地,通过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创作了智人历史上第一个杀人智能程序,拉开了智能失控时代的序幕。

  • 美漫之时间掌控者

    美漫之时间掌控者最新章节

        一个获得时间停止、时间倒流、时间加速能力,并拥有无数超级英雄、变异能力追随者的绝世强者,却每天守着自己的农场过着春种秋收的日子。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牵着两只大土狗躺在农场后的斜坡上,看着倒扣天空的满天繁星。  (主要以漫威系列电影为主线,漫画人物或者剧情仅为辅助。)

最多阅读: 万古天帝 官榜 乡村小神医 明末边军一小兵 飞剑问道 元尊 一念永恒 全职法师 我是至尊 惊悚乐园

免费无弹窗:色医无弹窗妾本贤良无弹窗大红棺材铺无弹窗武侠世界的魔王无弹窗十里春风无弹窗

全集TXT下载:乡村御医全集TXT下载逆臣全集TXT下载都市猎香全集TXT下载暴皇的养女全集TXT下载守山犬的彪悍人生全集TXT下载火影之日向新传全集TXT下载娶悦全集TXT下载天虚戒全集TXT下载上古神皇全集TXT下载我真的是演员全集TXT下载


本小说站如此这般尽心尽力也不过是让汉乡宣传更加的到位, 让更多的人能够有机会接触到这样的好小说, 怎么样,这个网名叫做孑与2的小说作者写出来《汉乡》的作品txt电子书是否还让您满意呢? 让我们一起爱护正版从咱做起购买正版来阅读吧!
汉乡最新章节- 汉乡全文阅读- 汉乡txt下载- 汉乡无弹窗广告- 免费历史军事小说全文阅读


阅读操作: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零八章谁是奸商?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回到汉乡小说全文阅读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汉乡》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