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乡》最佳推荐: 官榜 乡村小神医 逍遥小书生 圣墟 全职法师 太古神王 一念永恒 我是至尊 元尊 飞剑问道 龙血战神 修罗武神 武炼巅峰 永夜君王 流氓艳遇记 惊悚乐园 极品透视眼 凌天战尊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开+

    第一一二章曹襄大婚

    “弟子将要去滇国,夜郎国进行的抢劫行为也算是一种创造财富的过程吗?”

    云琅忍不住再次笑了,拍拍霍光的脑袋道:“那叫转移财富。”

    “金银如果没有百姓们种地,纺织,烧砖,架桥,盖屋这样创造出来的财富支撑,应该是毫无用处的吧?”

    “没错,这就是很多圣人说,金银珠玉饥不能食,渴不能饮,乃是人间废物的原因所在。”

    “他们可能没有弄懂什么才是财富。”

    “弄懂了,只是说的比较片面,这世界上不仅仅有有形的财富,也有无形的财富,是这两者相辅相成才让世界变成了目前的样子。

    这件事你不要想的太深,等你年纪再大一些,就自然会有一些感悟。”

    年前,是曹襄大婚的好日子,也是云琅接走曹信的好日子。

    本来应该提前接走的,可是,曹信这孩子一定要给大娘见礼之后再走,谁说都不听,曹襄只好听之任之。

    儿子恭贺父亲新婚,多少有些不对头。

    不过,在大汉国并不罕见。

    曹襄娶当利公主,这是皇帝现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安排好的,甚至在曹襄娶牛氏的时候,天下人都知晓,曹氏的当家主妇只能是大汉公主。

    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曹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舒坦。

    这段日子,云琅很没有存在感,因此,不去参加曹襄的婚礼也无人注意。

    如果今天真的是曹襄的大喜的日子,云琅喝的酩酊大醉才符合他们之间的交情。

    只可惜,在云琅看来,今天是曹襄的大悲之日,他这个做兄弟的就不去雪上加霜了。

    平阳侯府张灯结彩,虽然是寒冬,却热闹的如同春日,且不说挂在树上当树叶用的绫罗绸缎,仅仅是一朵直径一丈的硕大宫花,就足矣让婚礼的档次上升到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程度。

    前院喧闹的厉害,门前的广场上停满了马车,不时地有达官贵人走进府邸恭贺曹襄大婚,也有家奴搀扶着有了醉意的主人踉踉跄跄的从平阳侯府出来。

    云琅的马车走进长安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在城门将要关闭的一瞬间,马车进了长安城。

    绕过曹氏大门,车轮碾压在青石板上咯噔作响,不久,就来到了平阳侯府的后门。

    一个小小的青衣少年背着一个包袱站在巷道中间,仰头看着天上逐渐出现的星空一言不发。

    在曹氏后门口还站着一个青衫妇人,她的头上没有任何珠翠,与她平日里的装扮大为不同,她很想靠近那个小小的少年,只要她靠近一步,那个少年人就向前走一步,牛氏不忍儿子走出巷子丢丑,只好隔着一丈远,静静的看着儿子啜泣。

    云氏马车出现在小巷子里,慢慢走近了,霍光从马车上跳下来,避开想要扑进他怀里的曹信,恭敬地向牛氏请安。

    云琅也从马车上下来了,只是朝牛氏拱拱手,牛氏拜倒在地痛哭道:“一切拜托叔叔了。”

    曹信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抱着云琅的腿道:“耶耶不要我了。”

    云琅推开曹信,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将他准确的送到牛氏面前。

    然后怒道:“连为人子之礼都忘了吗?”

    牛氏张开双臂抱住儿子嚎啕大哭,曹信原本僵硬的身子也软了下来,同样抱着母亲大哭。

    等母子两哭得差不多了,云琅郁闷的道:“曹信拜在我门下你们不高兴吗?”

    牛氏连忙止住哭泣道:“叔叔乃是大汉朝数一数二的大才,信儿拜在叔叔门下乃是他的福份。”

    云琅又道:“你们知道曹襄是怎么把儿子硬塞给我的么?就差跪地哀求了。”

    曹信从母亲怀里抬头瞅着云琅道:“是耶耶不要我了。”

    云琅蹲下来,平视着曹信道:“曹氏上万人,能进入我门下的就你一个。”

    曹信抽泣一下,同样看着云琅道:“以后也只会有我一个?”

    云琅撇撇嘴道:“你一个我都嫌多。”

    跟曹信说完话又对牛氏道:“你怎么教儿子的,把孩子教的眼皮子这么浅。”

    牛氏低头道:“妾身出身不好,家中多是粗鄙武将,与曹氏格格不入。”

    云琅嗤的笑了一声道:“你高看曹氏了,信儿我带走了,过些年还你一个少年英才。”

    霍光笑着拦腰抱住曹信就给丢上了马车。

    云琅朝牛氏笑道:“回去吧,好好地过日子,谁占便宜谁吃亏只有天知道。”

    牛氏敛身施礼,再看了一眼从车窗中探出脑袋的曹信,擦试一把眼泪就匆匆的进门了。

    云琅上了马车,对气鼓鼓的曹信道:“咦?今天居然生我的气了,我记得没少拿脚踢你啊?”

    曹信愤愤的转过头不愿意理睬云琅。

    霍光道:“阿信啊,你到了庄园里,跟老虎睡一起可以吗?”

    曹信愤怒的样子立刻就消失了,抱住霍光道:“光哥哥,真的吗?”

    霍光在曹信的脑门上敲了一下道:“如果你不担心大王用屁股坐你,绝对可以。”

    “不怕!”曹信回答的非常勇敢。

    觥筹交错中,曹襄已经半醉了,推开搀扶他的侍女,摇摇晃晃的来到窗前,护卫首领曹福匆匆过来,低声对曹襄道:“大公子已经被云侯接走了。”

    曹襄笑的很是开心,又回到酒宴中间,举着青铜爵大吼一声道:“诸君,饮甚!”

    在一片轰然应和声中将满满一尊酒一饮而尽,然后朝四方拱拱手,大笑着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某家去也!”

    说罢,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就趴在一个宫女的背上,在几个宫女的簇拥下去了新房。

    一座青铜灯山将偌大的中庭照耀的宛若白昼,当利披着一身大衣裳,乖乖的跪坐在一张厚厚的地毡上。

    听着门外传来的急促脚步声,当利咬咬牙,挺直了腰身,坐的更加挺拔。

    喝的酩酊大醉的曹襄,进了屋子之后,立刻就站的稳稳地,在宫女们的此后下洗了脸,然后就把宫女赶了出去。

    伸了一个懒腰对当利道:“装的好辛苦,好了,就剩我们两个人了,你也别装了。”

    当利挺拔的身姿立刻萎靡下来,丢掉手上的漆盘对曹襄道:“客人们都走了?”

    曹襄苦笑道:“人家都是送了礼物来的,不吃够本怎么会走?”

    当利掩着嘴巴轻笑道:“您总是这么刻薄。”

    曹襄四仰八叉的躺在当利身边道:“不是我刻薄,是今天来的客人中没有几个能让我看顺眼的。”

    当利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咬着嘴唇道:“你的几个兄弟都没来……”

    曹襄冷哼一声道:“我是主人,没法子逃,要不然我也不来。”

    当利眼中有泪水滚动。

    曹襄抬手就帮当利擦干眼泪道:“这算什么婚礼,过些日子我们还要举行一次。”

    “啊?”

    当利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曹襄抬手就把一块糕饼塞进当利的嘴巴,继续道:“全是自家人的婚礼,才是好婚礼,到时候,你也不用坐在中庭等候,以新妇的身份参与到酒宴中来,这才爽利。”

    当利拉住曹襄的手委屈的道:“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曹襄叹口气道:“我要今晚要是敢不要你,你信不信,明天我就会被舅舅挂在旗杆上风干了等过年。

    既然咱们都没得选择,那就尽量把日子过的舒坦一点,闹别扭是最蠢的一种选择。”

    “既然如此,夫君为何要把信儿匆匆送走,难道说,妾身是一个心如蛇蝎的毒妇不成?”

    曹襄笑眯眯的看着当利道:“不错,不错,看样子以后有好日过了。

    少说废话,我们睡觉吧!“

    当利抬手挡住曹襄的手道:“先说清楚,为什么会这么说?”

    曹襄一边撕扯当利的衣衫,一边笑道:“知道牛氏在送信儿离开,你却没有阻拦,这就说明你还知晓我是你夫君,知道这一点,日子自然能过下去……

    咦?为什么这么大?”


正如你所看到这样一本好的小说《汉乡》之 第一一二章曹襄大婚都是源于网名叫做孑与2的小说作者 每日费劲心思去完成的字字句句组成的篇章而由本站倾心提供的《汉乡》之 第一一二章曹襄大婚能让您现在能够如此顺畅的阅读条件 都离不开热情洋溢可爱的小说控们转载上传。




    下五章预览:...用之后,就不用做手术了,可以直接抬去埋掉。” 苏稚怒道:“哪来这么多的怪话,当年扁鹊不也是用毒酒麻翻了两人,给他们做了心脏互换手术吗? 一定是我们的配伍不对,要加快速度,我们以后不能总是在做手术的过程中把人打昏吧?” 彭寿是璇玑城的三师兄,年纪比苏稚大许多,对这个小师妹的脾气甚为知晓。 摇着头道:“快不得,快不得,成药之后先要在老鼠身上实验,成功后再在兔子身上实验,再到猴子,再到猪,确保万一了才能用在人身上。 你现在有身孕,本就不该来医馆,万一被药气冲撞了胎儿,你......


    下六章预览:...五一十的向刘彻诉说与云琅见面的过程。 “这么说,云琅并无不满之意?”刘彻闭着眼睛,神色安详。 “失落之意或许有之,总之来说,永安侯还算平静,并无狂悖之言,只是一心要过平安日子。” 刘彻睁开眼睛笑道:“你对云琅的看法很好啊,他这人就有这点长处,看着做事慢吞吞的不爽快,却再说话之前,就已经把各种可能性都考虑到了,不可以常情度之。” 聂壹仰起头一边思索一边慢慢的道:“微臣进了云氏,就像是进入了一片新的天地。 不论是辛苦劳作的家仆,还是身披重甲的家将,日子过得都似乎非常的闲散。 家仆们会在劳作之余休憩玩闹,家将们也会在当差的时候弄点酒水菜蔬闲聊,哪怕是云氏那头著名的大虫,走路也懒洋洋的,看不到半点约束。 这样的景象只适宜出现在深山隐士的府邸,不该出现在上林苑这片浮躁的之地。” 刘彻冷哼一声道:“这是朕这些年打压的结果,云琅此人有大才,就征北大将军帐下行军长史一职,云琅确实比你更加的合适。 做事要从长远考虑,云琅,曹襄,霍去病,李敢四人纠缠太深,这四人的感情应该超越了朕的军法,朕的律法,一支无军法,无律法约束的军队,朕不敢用。 你此次......


    下七章预览:...时代。 而百家争鸣唯一能产生的就是妖孽! 当无数思潮蛊惑人间的时候,乱世就会降临,也就到了你们这些妖孽横向天下的时候了。” 云琅摇头道:“世间本无成法,任何思潮出现都有他出现的理由所在。 与时俱进才是我山门所求的,一旦订立一个千年成法,对我们来说可能是福分,可是随着人世进步,成法终究会有一天成为子孙后世的桎梏。 某家以为,我儒家若要长久兴盛下去,必然要敞开怀抱,接纳天下思潮为我所用。 什么公羊,什么谷梁,什么颜严二氏春秋,一群人皓首穷经翻故纸堆,从无意义的文......


    -->

    下八章预览:... “苏稚怀孕了,你马上又要有一个孩子了,苏稚才怀孕,你又要开始娶第三个老婆了。 还敢说你不是在拼命地繁衍子孙?” 云琅觉得会议的走向已经偏掉了,连忙道:“我们还是继续说货通天下的事情吧。 这件事太大,绝对不是我们几家人所能撬动的,说不得需要陛下在国策上给予支持,这又是一门新的国策,如今能做的,只是布局,想要看结果,二十年以后再说吧。” 阿娇拍着手道:“好算计啊,好算计,我刚刚才想通,二十年后,你那个猴崽子一样聪慧的大徒弟就该位极人臣了吧? 二十年后,你的孩子也都该成人了吧? 那个时候,你云琅也该成一代学宗了吧? 如此云氏,问天下谁敢小觑?” 云琅对女人的奇怪心思实在是想不明白,只好把求救的目光投向霍去病,再说下去,他觉得自己只有造反一条路好走了。 霍去病悠悠的道:“那个时候,我大汉国早就该把匈奴斩尽杀绝了吧? 那个时候,以陛下的英武,天下一统应该已经实现了吧? 那个时候,长门宫恐怕早就成了天下粮仓了吧? 那个时候,大汉国丁口早就超越三千万户了。 如此帝国,谁敢放肆!” 阿娇把霍去病的话在嘴里玩味片刻......


    下九章预览:... 董仲舒豪迈的挥挥右手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等你到了老夫的年岁,就会知道很多该做的事情没有做,日暮途穷,总是英雄末路,空有一腔热血无处施展啊。” 云琅相信董仲舒在这一刻的时候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诚的,等一会到了印书作坊,就很难说了。 挥手驱走了童子,自己接手轮椅,推着董仲舒离开山居,沿着青石小径去了云氏印书作坊。 陈铜越发的肥硕了,胖大的身躯挤在门框中间,只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这家伙现如今早就不干活了,整日里端着一个茶壶不离手,今天更是过份,身边居然还有......


    下十章预览:...印书了,明日就开始排版,最多五日,就有一千册书刊印出来。” 夏侯静笑道:“怎么,阳版雕刻添香一事没有谈妥?” 梁赞摇头道:“不是的,再过八日,董公邀请的大儒就会齐聚云氏庄园,学生想要在大儒们到来之前完成刊印,好让先生的学说被每一个来参会的人知晓。” 夏侯静放下手里的筷子叹口气道:“老夫知晓这些天你拿到的些许钱财还不够支应刊印《白鹿集》之需。 不论是云氏,还是那个卑劣的印书坊管事,都只顾着与董公亲近,看不起我谷梁学说。 你想要借助云氏之力达成目标殊为不易,明日就有夏......


    本章提要    第一一二章曹襄大婚

        “弟子将要去滇国,夜郎国进行的抢劫行为也算是一种创造财富的过程吗?”

        云琅忍不住再次笑了,拍拍霍光的脑袋道:“那叫转移财富。”

        “金银如果没有百姓们种地,纺织,烧砖,架桥,盖屋这样创造出来的财富支撑,应该是毫无用处的吧?”

        “没错,这就是很多圣人说,金银珠玉饥不能食,渴不能饮,乃是人间废物的原因所在。”

        “他们可能没有弄懂什么才是财富。”

        “弄懂了,只是说的比较片面,这世界上不仅仅有有形的财富,也有无形的财富,是这两者相辅相成才让世界变成了目前的样子。

        这件事你不要想的太深,等你年纪再大一些,就自然会有一些感悟。”

        年前,是曹襄大婚的好日子,也是云琅接走曹信的好日子。

        本来应该提前接走的,可是,曹信这孩子一定要给大娘见礼之后再走,谁说都不听,曹襄只好听之任之。

        儿子恭贺父亲新婚,多少有些不对头。

        不过,在大汉国并不罕见。

        曹襄娶当利公主,这是皇帝现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安排好的,甚至在曹襄娶牛氏的时候,天下人都知晓,曹氏的当家主妇只能是大汉公主。

        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曹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舒坦。

        这段日子,云琅很没有存在感,因此,不去参加曹襄的婚礼也无人注意。

        如果今天真的是曹襄的大喜的日子,云琅喝的酩酊大醉才符合他们之间的交情。

        只可惜,在云琅看来,今天是曹襄的大悲之日,他这个做兄弟的就不去雪上加霜了。

        平阳侯府张灯结彩,虽然是寒


展开+
展开+
  • 桃运修真者

    桃运修真者最新章节

        陈默,表面上是普通的医科大学的学生,实际上却是一名修真者,在一份遗嘱到来之后,原本平静的生活,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波澜……
        纯洁善良的女老师,纯朴漂亮的学生妹,高贵典雅的女老总,狐媚妖娆的恐怖分子,楚楚动人的女杀手,冷俊性感女警等等都逐渐的走入到他的生活当中!

  • 绝顶

    绝顶最新章节

        绝顶高手

  • 国策

    国策最新章节

        本书简介:大周朝元公主卫长御十岁那年,她的两个弟弟周太子及惠王接连夭折,身在东都的卫长御被急召回玉京。四年后,十四岁的卫长御被册封为皇太女,再三年,晋位女皇。
        逾桑图铺的阿棠姑娘给做的封图,很喜欢,o(n_n)o~~
        【丢下太久了,一时感觉找不好,磕磕巴巴写了一章又删了大半,今晚是写不出来了。明天更吧,最好是晚上来看。抱歉。1月21日夜】
        【抱歉,最近状态不好,连帝台都差点更不了,所以没有顾得上这个,在帝台里解释了最近更的慢的缘故,以为大家看到了,所以没在这里说,这是我的失误,十分抱歉。今晚已经开始看前文找灵感了,明天开始动笔写国策,最开始可能有点慢,争取明天能更吧。以后争取一周最少更四章。这个文我心思花得最多写得最艰难,但是数据不好,和帝台撞了分类所以几乎不可能申请榜单了(其实感觉榜单也不过是聊胜于无吧,小众文就是这样冷,~~o(gt_)o ~~)。这样写起来大约会有些艰难,希望大家以后能尽量多冒泡,给我一点坚持下去的鼓励。~1月20日夜】

  • 超级高手

    超级高手最新章节

        恋上校花,奈何一介平民只能远观,天降异能在身,小受男彻底翻身,踩富少,斗权势,纵横都市四海扬名!

  • 韩娱之悠闲

    韩娱之悠闲最新章节

        前世他是华夏国最年轻的经济学博士;会6国语言的天才语言学家,可最终iq高的他死在了eq上面。 今生他有一个伟大的心愿,那就是开一家属于他的“回忆”咖啡屋,然后安安稳稳的渡过这一生,可惜.....

  • 玄门医圣

    玄门医圣最新章节

  • 一夜冥妻

    一夜冥妻最新章节

        小时候爷爷是村长,他满足我所有的要求,唯独那个房子不让进,后来发现房子里竟然有....

  • 重生之养娃日常

    重生之养娃日常最新章节

        穿越到八十年代,可以忍,哪个时代反正都是过,成为已婚妇女,继续忍,未婚和已婚其实也没什么差别。可是成为虐待儿子还不招孩子他爸待见的女人,这究竟要不要忍?是关起门来过小日子亦或是离婚带着儿子另觅良人,这个问题值得好好思考!?【绝对宠文】

  • 抗战雄军

    抗战雄军最新章节

        刚毕业不久的企业中层管理人员穿越到1934年的中国,建立保安团,开设大公司,设抗战布局,许鸣经历了从浮躁到坚毅的性格转变,从朦胧幻想到热血果敢的铁血征程。北平烽火、南京救援、芜湖突袭、明光闪击、安庆辉煌...看许鸣如何改变那段惨烈而悲壮的历史。让我们的对手…

  • 玄元立道

    玄元立道最新章节

        玄元世界,一个玄修世界 苏子瞻,一个悲催穿越两次的人 且看苏子瞻如何在玄修世界中创立道门

最多阅读: 万古天帝 官榜 乡村小神医 明末边军一小兵 飞剑问道 元尊 一念永恒 全职法师 我是至尊 惊悚乐园

免费无弹窗:女配不在服务区无弹窗明末风暴无弹窗明末强梁无弹窗炼狱修罗无弹窗彼端的垂直线无弹窗

全集TXT下载:穿越小道士生包子全集TXT下载孤女种田发家史全集TXT下载街花与街霸全集TXT下载一枝春全集TXT下载玄灵神尊全集TXT下载洪荒之仙神纪元全集TXT下载鲜妻好甜:帝国总裁限量宠全集TXT下载暖妻入怀:傅少,别放肆!全集TXT下载世界救赎者全集TXT下载


本小说站如此这般尽心尽力也不过是让汉乡宣传更加的到位, 让更多的人能够有机会接触到这样的好小说, 怎么样,这个网名叫做孑与2的小说作者写出来《汉乡》的作品txt电子书是否还让您满意呢? 让我们一起爱护正版从咱做起购买正版来阅读吧!
汉乡最新章节- 汉乡全文阅读- 汉乡txt下载- 汉乡无弹窗广告- 免费历史军事小说全文阅读


阅读操作: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一二章曹襄大婚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回到汉乡小说全文阅读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汉乡》书迷评论